突发!证监会宣布:两家即将上会的拟IPO企业同时灭灯

股市行情 2021-03-10 10:56炒股知识www.xyhndec.cn
 两家即将上会的拟IPO企业同时灭灯。
 
  3月4日,原定于当天交由发审委审议的拟上市公司林华医疗、海普润,相关审核工作却突遭“喊停”。证监会发行监管部表示,鉴于林华医疗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海普润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决定取消对两家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一般要么上会被否,要么暂缓表决,第二天就要上会突然通知不审了还是很罕见,海普润还是自己撤的材料。”有北京地区中小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被取消审核的企业均拟在A股主板上市。近期,市场对于IPO现场检查致企业主动撤回材料终止审核的讨论颇多,但撤材料现象多体现在注册制市场。据wind数据显示,2021年年初至今共有64家拟IPO企业终止审核,其中仅有5家为核准制下申报企业。
 
  有鉴于此,两家主板拟IPO企业同日遭取消审核也引起了市场极大关注。
 
  主板IPO项目临阵退缩
 
  对于林华医疗而言,此次审核取消已是近期公司IPO路上的第二次遇挫。
 
  2021年1月14日,林华医疗首次上会仅得到“暂缓表决”的结果,公司也因此成为2021年主板上会的第一个失败案例。
 
  作为一家从事临床血管给药工具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医疗器械企业,林华医疗2020年营业收入达到6.99亿元,同比下降11.82%;扣非净利润1.7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0.05%。
 
  简单的业绩下滑并不构成林华医疗IPO遇挫的原因,公司明显偏重销售的策略更能引发争议。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相比研发创收,林华医疗似乎更依赖销售工作。2017年-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均未超过2000万元,占公司营收比重最高也仅达到2.67%。相比之下,公司同期销售费用为1.76亿元、2.03亿元和2.42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均在30%左右。其中,2019年林华医疗销售费用更是达到了研发费用的12倍之多。同类上市公司中,康德莱 (603987.SH)2020年上半年销售费用仅占比10.88%,三鑫医疗(300453.SZ)则为12.48%。
 
  对于销售费用高企的原因,林华医疗解释为,公司销售费用率高的主要原因为销售人员工资支出较高,同时给予公司销售人员的奖金比例较高,公司组织的市场营销和推广活动次数和规模逐年升高。
 
  但证监会则在此前反馈中,要求林华医疗补充披露销售费用相关信息,及该公司销售费用远高于同行业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特别要求林华医疗说明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形。
 
  监管对于商业贿赂的审慎态度也非凭空臆断。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林华医疗旗下经销商就曾于2016年、2019年、2020年分别出现行贿事件。但上述商业贿赂情况均未在林华医疗招股书中提及。
 
  除高额的销售费用有待解答外,林华医疗或还存在未披露的供应商关联信息。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常熟市搏益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常年位列林华医疗前三大供应商。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自然人马兴元和马平生出资设立,其中马兴元为法定代表人,持有85%的股份。
 
  但在工商登记信息中,搏益医疗预留电话与当地另一家同样从事引流袋业务的常熟市神通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相同。神通塑料则成立于2007年11月21日,由自然人俞云龙和俞国权各占50%出资比例而设立。而在林华医疗招股书中可以发现,俞云龙系林华医疗实际控制人吴林元妻兄的儿子,而俞国权为俞云龙之父,俞国权既为吴林元配偶俞国华之兄,两人名字还数次出现在林华医疗股权受让名单中。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了搏益医疗与神通塑料在工商资料中共同登记的电话。对方表示,该号码接通的是搏益医疗,此前两家公司共用同一号码,但神通塑料数年前即不再使用,不过两家公司同在一村联系方便。林华医疗与供应商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关联关系还需公司进一步讲清。
 
  “信息披露存在这么多疑点,提交发审委审核前一定要问清楚的,如果监管后续发行未披露信息中存在重大问题,林华医疗也可能会主动撤材料终止IPO。”上述中小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此次取消审核的海普润同为主动撤回上市申报材料。
 
  “海普润情况比林华医疗简单些,公司业绩大幅下滑,低于上市比较稳健的‘8000万净利润’门槛,临近上会才撤材料,或许是被劝退了。”上述中小券商投行人士猜测。
 
  据招股书显示,虽然海普润在2017至2019年中净利润联系增长,但公司2019年扣非净利润仍仅有6050.6万,2020年上半年则为2008.4万,对于拟主板上市的公司而言业绩表现乏力。
 
  IPO项目大比例撤材料已成新常态
 
  可以看出,此次遭取消审核的两家拟IPO企业均存在瑕疵,这也成为近期大量IPO项目主动撤回申报材料的主因。
 
  据wind数据显示,不包括海普润在内,2021年3月,已有9家拟IPO企业终止审核,其中5家为创业板拟上市企业,2家归属于科创板,1家拟主板上市,终止审核的原因均为主动撤回材料。
 
  从更长期的数据来看,2021年年初至今已有64家拟IPO企业终止审核,而在去年终止数量达到最高峰的四季度,也仅有43家企业上市道路中断。而相比上会前主动撤回材料的海普润,2021年,慧翰股份、多想文化更是在通过上市委审核后,被证监会按下了终止注册的按钮。
 
  在市场看来,IPO终止案例高企,现场检查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1月29日,证监会正式发布了《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
 
  1月31日,证监会快速发布了最新一期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签情况,共有20家企业“中签”,由证监会对其信息披露质量及中介机构执业质量进行检查,目前其中16家企业已主动撤回申报材料,撤回比例高达8成。
 
  据悉,近期深圳证监局即面询了十余家券商,交流IPO撤回率高企的问题。
 
  “去年10月以来,监管层开始通过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来筛出带病企业。目前来说,现场检查就没有没问题的,‘考生们’自己都已经心生怯意。”国内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员称,由于《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规定,被通知现场检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申请的企业不实施现场检查。这也导致部分企业接到现场检查通知后就开始筹划撤材料,规避检查。
 
  “交易所对于撤材料的情况也颇为恼火,对于一些典型的案例,交易所表示就算撤材料也要进行现场检查。”该大型券商投行人员透露。
 
  
  更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获得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罚力度。
 
  另外,修正案对于律师、会计师等中介机构人员在证券发行、重大资产交易活动中出具虚假证明文件、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其中就包括提供与证券发行相关的虚假的保荐文件。
 
  “目前撤材料终止IPO的项目应该极少会牵扯到欺诈发行,但很难保证券商的工作底稿就真的做到位了。”有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指出,刑法修正案更多给予市场顶层的威慑力,实际操作中,券商投行还是更忌惮监管及市场的看法。“本身就是瑕疵企业,出现问题一撤了之又没什么损失,免得监管和市场知道底细,后续还能申报,这样就导致了近期终止审核案例增多”。

Copyright@2015-2020 牛炒股 炒股票,怎样炒股,新手炒股,手机炒股,炒股技巧

如何炒股,怎么炒股,炒股配资,炒股开户,如何学习炒股,炒股入门,配资炒股